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殊同视界博客

体育、时事评论,生活随笔

 
 
 

日志

 
 
关于我

灰色的泥潭中, 倔强地萌发出一朵迎春的嫩芽. 它自信也自卑, 它自爱却又自弃. 总是矛盾的思绪把它揉捏成了一个平庸的个性, 然而,它永不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说说我的醉酒记忆  

2010-03-03 16:10:14|  分类: 记事本_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名为《酒桌即中国》,文章的内容不言而喻,讲述的是中国的酒桌习俗。我不是官场中人,也不是商界人士,我很少有在酒桌上与人推杯换盏的机会,最主要是因为我的酒量极差。因而活到现在少有的几次醉酒经历我都记得比较清楚。

喝到什么程度才算醉酒?对于不同的人,醉酒的标准自然不同。有些人喝多了沉睡,有些人喝高了狂语;有些人喝醉了脸红,有些人喝醉了脸白;有些人喝多了呕吐,有些人喝多了头痛。有些人觉得喝醉了酒非常得舒坦,很享受那种醉酒后灵魂脱离了身体的超脱,而我喝醉酒的感觉却是面红耳赤、心跳剧烈、头痛欲裂时,那种痛苦使得我一年到头都难得沾几次酒,更别说喝了。 

【天隆达钟表行】名表生产,批发,代销

       第一次喝醉酒是在中学的“毕业酒”上。刚进中学时,班上有五十来号人,到了初三,记得只有三十来个人参加中考,其间主动退学、被动退学的不少。中考完了以后,整个班级作鸟兽散,到了喝“毕业酒”那天,稀稀拉拉地只来了二十来号人,只有两桌。中学“毕业酒”上吃了什么菜早已忘记了,我只记得一开始我们用那种家乡话叫“泥碗”的工具来盛酒。“泥碗”很粗糙,整只碗虽然很浅,但是碗底、碗口比一般的碗要大不小,因而容量也不会小。那次喝的是啤酒,我们一帮人先倒好一碗,一干而尽,接着你来我往,又与同学、老师相互敬酒。那天的我早就做好了一醉方休的打算,知道这天即使喝醉了回去也不会挨骂。事实上那天我也没喝多少,加起来可能也就一瓶多一点,因为要骑自行车回家,我不敢多喝。可能是那天情绪亢奋,当时觉得喝了酒后骑车的感觉真是爽。那天天气也好,正是初夏,阳光温润,和风绵柔,我把车子骑得飞快,听着风呼呼地从我耳边刮过,眼睛极力想睁开却有些无能为力,只能是时睁时闭,思绪却已经飘飘然地飞到了半空中,整个身体就觉得是被一阵阵的波浪在推着走。就这样迷迷糊糊地回到了家。躺到床上后,酒劲上来了,脑袋就像灌了铅,又像是被一把锤子狠狠地锤着,非常难受。但最终,我还是没有呕吐。

第二次醉酒还是在“毕业酒”上,这一次是中专毕业。中专毕业,人又大了几岁,又一个学习阶段结束了,又一段崭新的人生旅程开始了。很大一部分即将走向社会,因而大家都有些茫然和心慌。十七、八岁,怎么说也还是稚嫩少年,能抵挡地住社会的风风雨雨吗?但是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中专的“毕业酒”是在篮球场上喝的。那时候全班近六十个人加上老师分成七、八桌。到了这一天,大家都放开了,学生没有了学生的样子,俨然到了酒桌上,人人都很自然地成了懂得人情世故的大人。大家一起先敬班主任老师,再敬其他的科任老师。几碗下来,我已经感觉大事不好,脑袋已经开始痛了,可酒会离结束还早着呢。接下来是同学间的“内战”,你来我往,你攻我守,然后又转守为攻,男同学敬女同学,几位女同学组成联合战线,回过头又来对付男同学。大家大声地说着话,声音吵得谁都听不清别人在说什么。无所谓了,总之端起了碗,就一口喝下去。喝到最后,大家把碗狠狠地往地上砸,操作上响起一阵“兵铃旁啷”的声音。于是,没喝醉的头脑还比较清楚或扶或背地把那些已经喝醉的同学弄回宿舍睡觉。我是怎么回到宿舍的已经记不清了。就这样,我们踏上了新的人生征程。

走向社会后还有几次醉酒的经历,那都是在有意识的想让自己多喝点的情况下。一般在饭桌上我是属于沉默的极少数,但有时受某种因素的刺激,我会变成另一个“我”,主动倒酒、喝酒,最后自然醉酒。

最近一次是今年春节期间,这次醉酒是意料之中的。当地风俗是如此,谁也避不了。当众人用一套又一套的理由借口让我喝酒时,虽然我想拒绝他们,但我无法拒绝这样有悠久历史的风俗。一旦拒绝就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而到最后我竟醉得如此厉害,也与我的失策有关。我以为跟他们说好喝完碗中的酒就吃饭,他们会尊遵守约定,没想到他们不讲信用。当然,酒桌上不讲信用,别人也不能说什么。能说什么呢?还是喝吧,越拖越糟糕,于是又拼命坚持着把碗中的酒倒进肚子里。去厕所吐了几次之后,嘴巴已经苦得很。最后一次喝完碗中的酒,我来不及和酒桌上的人道别就急匆匆地回到家里,脱衣上床睡觉。可是哪里睡得着,肚子里翻江倒好,脑袋被钳夹锤击,整个人痛苦得如坠阿鼻地狱。吐过一次,再接着吐,直到把胃里的黄水胆汁都吐出来了,肚子仍然不舒服,仿佛是有一把大铁勺从你的喉咙里伸进去一直在你的胃掏呀掏,不把你的肠胃掏出来誓不罢休。就在这种异常痛苦的感觉中煎熬了六七个小时,终于头痛慢慢地减弱,肠胃慢慢地舒服,人也才回到神来。

就我本人而言,醉酒是非常痛苦的,因此不是万不得已的情况我不会去碰酒。都说不会喝酒的人在如今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会活得很艰难,看了前面提到的那篇《酒桌中国》,感觉似乎的确如此。但无论如何,让一个不会喝酒的人去忍受那种醉酒的痛苦,那实是一种极大的不人道。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